思路客 > 玄幻小说 > 绝世妖神 >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一切皆变!
    对于这方世界而言,天地间忽然多出一个生灵、亦或是少一个,皆显得极其微不足道,因为它足够恢弘,足够浩渺。

    而牧龙,在历经许多煎熬之后,终于踏入这方世界,心中却并没有欣慰。

    在那时空乱流之外,忍受无尽放逐的孤寂与痛苦之后,他便似看清了一切,如果可以,他愿回到从前的宇宙,永远地陪伴着家人。

    踏入这里,实在是无奈,只因他的身上,不仅背负着第九纪最后的希望,还背着那一方宇宙的债。

    屠夫,究竟在哪里,他还需寻找。

    广袤的荒原上,烈日炎炎,十轮太阳在苍穹之上燃烧着,炙烤着天地间的一切。

    它们永远都不会坠落,也便代表着,这一片区域永远都是白昼。

    而黑夜也同时存在于这方世界,只不过是在另一边,被月光与星辰所笼罩的区域。

    诸宇之上,日月同天,昼夜共存!这样的现象,他在浑源战穹文明的信息之中未曾看到过,也从未听寒殇提起过。

    似乎是重回诸宇之上的缘故,牧龙背后沉寂了不知多久的命棺中,终于传来一些动静,寒殇的意志在逐渐复苏。

    牧龙见此,将命棺放在荒原上,背靠着命棺而坐,伸手压了压头顶的斗笠,顺便想一想那乌篷船与摆渡人的事,可惜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这命棺,本就是源于诸宇之上,源于曾经的造物主一族,先前放逐之时,他的力量无以为继,会逐渐枯竭,但如今当它重新出现在这方世界时,便开始吸收诸宇之上的力量,逐渐恢复。

    寒殇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回到这诸宇之上,他的伤势便可自行恢复,无需再借助精神意念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寒殇恢复了许多意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果真来到诸宇之上了!”

    这是寒殇曾经所不敢想的事情,尽管他的心中,也曾抱有一丝希望,但那更像是对自己的一丝安慰。

    倘若被放逐者还能再活着回到这方世界,那也便不存在放逐之说了,在诸宇之上,放逐比死更残酷。

    “是啊,果真来了……”牧龙深吸一口气,历经过漫长的煎熬与沧桑之后,他心中残存的风华意气,像是被消磨干净一般,平静得像是一口老井。

    寒殇是历经过放逐的生灵,自然知晓牧龙来到这里,必定历经了太多煎熬,他想说,但欲言又止,只是对牧龙道:“你的家人都很好,只不过还处于沉睡状态,他们需要一些岁月复苏,这是命棺对他们的庇护,否则他们会生命形态,无法渡过漫长的路途,走向消亡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牧龙低笑一声,时至今日,也唯有这命棺之内的家人故旧,能够让他的内心泛起一丝波澜。

    随即,他问寒殇道:“你曾是这方世界的生灵,可知晓这里是何处么?”

    对于牧龙而言,这诸宇之上终究是陌生的。

    他曾不止一次的听寒殇说起过,诸宇之上,一切生灵皆倚仗文明而存在,若是没有文明的庇护,便无法成长,会被其他文明狩猎。

    在寒殇没有恢复,踏出命棺之前,他终究只是孤身一人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即便寒殇痊愈又如何,属于他的造物主文明,似乎早就覆灭了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进入诸宇之上,过去遭遇多少煎熬困苦,牧龙不想再纠结,这是一方更为强大的时空,在这里,他首先要想的,该是如何生存下去。

    唯有他活下去,才能守护亲人故旧,延续第九纪最后的希望,向屠夫复仇!只不过,此时的寒殇,同样满心疑惑。

    尤其是他从命棺之中,见到天穹之上,十日横空,遥远的天际,有月亮与星辰高悬夜幕时,他竟感觉有些陌生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命棺和我的力量在不断恢复,我恐怕也难以认出,这方世界便是诸宇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但在我被放逐之前,这方世界并不是这般模样……”“后来,诸宇之上究竟发生了什么,天穹之上为何有十轮太阳,为何昼夜共存?”

    “或者说,我们我们现在究竟处于哪一个时代?”

    显然,寒殇也知晓时空的秘密。

    他曾被放逐,在时空乱流之中漂泊,最后堕入黑暗中的宇宙,沉寂多年,而诸宇之上,则是一方独立的时空,它的发展变化,唯有一直身处这方时空的生灵才会知晓。

    因此,即便曾经属于诸宇之上又如何,眼前的这一方时空,对他而言,只有陌生。

    牧龙见寒殇也如此疑惑,不由苦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也刚来,你问我这些,显然是没有道理的。”

    他在想,那乌篷船上的摆渡人,一定知晓,但他对牧龙说过的话,太过于朦胧,甚至连他是谁都不肯头透露,如今更是不见踪迹,想问也问不到。

    于是,他便与寒殇一起洞悉着周围的天地,一起议论思考。

    从这天地间的力量中,寒殇察觉到了许多变化,但身处这片广袤荒原,他也说不明白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牧龙站起身来,将头顶的斗笠压一压,望一望远方的天地,感慨道:“既然感觉如此陌生,那便索性与我一样,当自己是个外来人,反正,属于你的一切,已经消亡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论如何,我们都只能往前走。”

    说罢,牧龙又将命棺负于背后,朝着远方走去。

    鹏北海,凤朝阳,又携书剑路茫茫!牧龙此时的心境,大概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唯有踏出这片荒原,才能进一步了解这方世界。

    若是果真遭遇寒殇所说的狩猎,他也没有办法,只能一战,他体内的文明力量,在漫长的孤寂之中,虽然于永恒遥遥无期,却也增强了太多。

    浑源战穹的力量,本就是用来战斗的。

    不过,一路上,牧龙发现,这荒原似乎不只是荒原,在荒原的深处,牧龙还是发现了有些残垣断壁,虽然历经无尽岁月沧桑,但上面还残存着一些神秘的符号。

    牧龙自然是不认识的,背景浑源战穹的信息之中,没有记载这些。

    不过,寒殇则不一样。

    对于如今的诸宇之上,他或许感觉陌生,但看到这些残存的古老符号时,他立刻变得警觉起来。

    “赤月文……”“这是属于赤月文明的文字,根据这些文字推测,这片残墟,是曾经赤月文明祭祀之地,相当于整个文明最神圣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牧龙也是第一次听闻赤月文明,不过,他还是疑惑,问寒殇道:“有什么问题么?”

    许久之后,寒殇叹息一声:“问题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赤月文明是曾经诸宇之上的顶尖文明之一,想不到,连他们的祭祀之地都荒废了,看起来赤月文明已然消亡,而且看这些痕迹消磨程度,只怕已经过去数不清的岁月了。”

    “曾经的巅峰消亡了,也不知,如今的诸宇之上,究竟处于怎样的时代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