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路客 > 其他小说 > 在柯南里召唤大蛇丸 > 第148章 故意刁难怪盗基德
    上次林嗣破解了怪盗基德的暗号,后来基德混入人群逃跑,林嗣又揭露了他的身份,导致他只能狼狈的跳楼逃生。

    “这B肯定是因此怀恨在心,所以就来报复我……”林嗣在心里暗暗自语:按照原剧情,怪盗基德本来应该是扮成小兰的,结果被我搞得很没面子,所以就把目标变成了我。

    你要玩我?看我不玩死你!

    基德以女仆香织的形象站在林嗣面前,恭恭敬敬的等待着回答。

    林嗣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,确认他身上这套女仆装不是从香织身上扒下来的。基德应该是等香织离开之后,穿上提前准备好的衣服扮成了香织。

    算你走运,你要是敢扒香织的衣服,我就让你下半辈子只能蹲着嘘嘘。

    “是啊,再过几天就是铃木财团60周年庆了,铃木园子也邀请我去参加。我到底应该穿什么衣服过去比较好呢?”

    基德听后一阵无语,原来你还没决定好啊?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还是提前决定比较好。”基德善意地提醒,语气倒是和三无少女香织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他提前来确认林嗣穿什么衣服只是未雨绸缪,毕竟谁也不知道庆典那天会发生什么事。提前准备一套和林嗣相同的衣服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林嗣笑了起来,“衣服的事情不重要啦,穿什么都一样。香织啊,我昨晚睡觉的时候好像有点落枕了,你来帮我揉揉脖子吧,我也刚好可以想一下那天我应该穿什么衣服。”

    啥?你要我干啥?基德一下子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林嗣明知故问,“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……”基德很不情愿的回答。

    他走到林嗣的身后,用芊芊细手搭在林嗣脖子上揉捏了起来,林嗣一脸享受。“不错啊,香织,你的按摩手法很有进步呢。再用力一点。”

    用力用力!你信不信我直接掐死你?基德咬牙切齿地加大了手上的力度,当然他不敢真的掐死林嗣,甚至都不敢引起林嗣怀疑。

    其实林嗣此刻也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,防备着基德偷袭。不过基德并没有偷袭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少爷,我还要去买菜呢,您早点决定好那天该穿哪件衣服吧,我好把衣服送去干洗。”基德一边给林嗣按摩,一边出言提醒。

    林嗣反问:“你觉得我应该穿什么衣服?”

    “那么正式的场合,我觉得少爷您可以穿燕尾服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你说得对,那就穿燕尾服好了。可是我有很多件燕尾服啊,我觉得都挺不错的,哎,好难决定啊……要不你帮我想想?”

    基德很想骂人!你是女人吗?穿衣服而已,哪里需要考虑这么久?我看你干脆啥也别穿好了!

    基德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,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林嗣有哪些衣服。

    “哦对了!”林嗣突然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基德眼睛一亮。莫非林嗣已经作出决定了?

    “少爷您是不是想好穿什么衣服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就是突然想起昨天跑步的时候伤到了膝盖,你给我的腿也做一下按摩吧。”

    我TM!基德恨不得直接把林嗣掐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经过一番无微不至的伺候,林嗣终于决定好了穿什么衣服。然后怪盗基德才带着衣服离开。

    等到基德走后,林嗣舒活了一下筋骨,不禁赞叹,“咦,这小子按摩技术真不错,这些天修炼带来的疲惫全都一扫而空了!”

    就是被一个男人捏了大半天,感觉洁癖发作了,“还是先洗个澡再去修炼吧。”

    而基德走远之后几乎是一路破口大骂的,“那个混蛋,到底把女仆当成什么啊?揉肩膀就算了,居然还叫我帮他捏脚,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基德都开始同情香织了,当林嗣的女仆简直太悲催了。“不过倒是有一点好的,那个混蛋至少不好色,没有对女仆动手动脚。”

    其实林嗣考虑过要故意揩油,比如摸PP之类的,借此来恶心基德。但后来仔细想想,这哪里是在恶心基德?这明明是在恶心自己好不好!

    基德并没有远离山庄,他扮成了林嗣的样子站在山脚下等待。毕竟单方面欺骗很容易露出破绽,骗了林嗣之后他还要骗一下香织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香织就买好菜开车回来了,基德伸手把车子栏下。香织看到林嗣站在路中间觉得很奇怪,少爷怎么站在外面呢?

    “少爷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香织啊,过几天我要去参加铃木财团的庆典,这套衣服我到时候要穿,你把它送去干洗一下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怪盗基德的易容术很逼真,香织并没有看出眼前的林嗣是冒牌货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就拜托你了,现在就送去吧。”基德怕香织现在上山会遇到林嗣,所以他让香织先把衣服送去干洗了。香织直接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转眼又过了数日,今天是铃木财团庆典的日子,林嗣早早的就已经来到了横滨港。

    今晚的庆典在伊丽莎白号邮轮上举行,邮轮从横滨港出发,到东京湾结束。

    林嗣并不是单独一人前来参加庆典,与他一起的还有小哀大蛇丸以及明美。因为按照林嗣和明美给小哀制定的作息计划,今天小哀是休息的。

    “你带着这么多人来蹭饭,铃木财团不会介意吗?”小哀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他们有钱。”林嗣回答。

    小哀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中森警部和自己的上司茶木警视走了过来,一边走还一边争执着什么。突然中森看到了林嗣,“咦,这不是林嗣嘛,你们来的真早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中森警部,还有茶木警视。”林嗣和他们打了个招呼。并问:“你们刚刚在争论什么?”

    提及此事中森警部一脸不爽,“我们在说怪盗基德的事呢。那么多人登船,茶木警视却不允许安排人员在入口检查身份,简直不可理喻,万一怪盗基德就混在其中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验证身份,你说怎么验证?”茶木警视质疑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扯脸啊!怪盗基德假扮别人肯定要在脸上加点东西,只要一扯脸,马上就暴露身份了。”

    林嗣闻言在心里直呼好家伙!小哀也听傻了,这个叫中森警部的人到底是脑子有问题还是不懂人情世故?

    茶木警视暴跳如雷,“中森!你想死,我还不想死呢!这可是铃木财团的庆典,来宾们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,那么多豪门的怒火,别说你我,就是整个警示厅都承受不起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