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路客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超凶猛 > 第439章 又是婚前协议
    夏沫沫扑进他的怀里,双手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慕修寒怔住了,她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这么热情啊?”慕修寒既惊且喜。

    夏沫沫把脸埋在他的胸膛处,摇着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慕修寒温柔的伸手环住了她的身子,让她靠的更紧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走吧,上车,小宝还在家里等着我们呢。”慕修寒牵着她的手,两个人坐进了车内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好像有心事。”慕修寒借着窗外的灯火,打量着她的表情,发现她眉头深锁,脸色苍白,好像受了打击似的。

    夏沫沫低叹了一口气:“就在刚才,顾博渊来找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有没有把你怎么样?”慕修寒心脏一僵,捏紧了她的手指,顾博渊现在是个危险分子。

    夏沫沫点了点头:“他要把我辞退,Echo这个品牌,是我创立起来的,我对它有感情,我也一直把它当成我的全部来经营,没想到,我这么快就要跟它说再见了。”

    慕修寒大掌捏紧,气的俊脸发黑:“这个顾博渊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难受,只是要放弃这个品牌,刚才,他虽然没有亲口承认什么,但我已经肯定,他和暗夜组织有关系了。”夏沫沫悲伤的说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暗夜组织的头目,只是,他很狡猾,掩饰的很好,所以,才会给人一种正经商人的感觉,暗夜组织搅弄了全球经济风云,所有人都在防备他,他一定会灭亡的。”慕修寒生气的说。

    “他刚才让我给你带一句话,他说让你不要自掘坟墓,他盯上你了,你要小心一些。”夏沫沫想到这事,自己的悲伤已经没那么重要了,慕修寒的安危,才更让她担心。

    “我会小心的,你也不要保护好自己,既然他要辞退你,那你就安心待在家里,暂避风头吧。”慕修寒也在担心她,害怕顾博渊会报复。

    “嗯,如果真的失去了工作,我就好好休息一下,等结了婚,我想再另外自创一个品牌,独属于我自己的品牌,谁也别想再抢走。”夏沫沫言语中,有着一抹坚决。

    “好,我帮你。”慕修寒点头,支持她。

    夏沫沫发现这个男人,不论她说什么,做什么,都是无条件的相信她,支持她,他的爱,就像大海一样,可以包容一切。

    温暖的气息,让两个人的心,越靠越近。

    慕修寒满足的叹了一口气,拐了这么多的弯,沫沫又和他双向奔赴了。夏沫沫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,是这个男人带给她的。

    望站男人近在咫尺的俊脸,夏沫沫忍不住的仰起头,温润的唇,贴在了男人的薄唇上。

    慕修寒浑身一震,垂眸,凝视着她,她清澈的双眸,带着浓烈的情意。“沫沫,你主动起来,真要命。”慕修寒温柔的吻了她一会儿,发出感慨。

    夏沫沫愕住了,她不过是吻了他一下,哪就要命了?

    慕修寒呼吸渐重,眸光暗沉如夜,晦涩不明的锁着她的脸蛋。

    修长的手指,勾起她优美的下巴:“玩火的下场,知道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夏沫沫继续呆怔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慕修寒忍不住笑出了声,夏沫沫难得有呆愣的时候,可她却不知道,她这副表情,让慕修寒想到了跟她初相似的画面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她,也是呆呆的,木木的,好像很好欺负。

    “慕修寒,我们可不可以约法三章?”夏沫沫盯着他的俊脸,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慕修寒被她的话惊了一下:“什么约法三章?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婚前协议,听说现在有钱人结婚,都兴这个,我们也写一张婚前协议好不好。”夏沫沫还是没有一点安全感,所以,她才会提议。

    “写什么内容?”慕修寒被她的话逗乐了,他可没听说过,现在兴写什么婚前协议,如果男人不忠,女人不洁,写再多保证也等同无效。

    不过,沫沫想要写一份,他自然是要配合她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各自好好想一想,今天晚上就写好,明天我们把两个人的条款放在一起,然后打印出来,签字盖章。”夏沫沫现在大脑一片空白,根本想不到内容。

    “好,听你的。”慕修寒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轿车在六辆保镖车辆的护送下,回到了慕家别墅。

    夏小宝现在跟刘伯相处的很熟悉了,所以,他和刘伯就在客厅里下棋。一老一小,写的正起劲,突然听到门外的车声,两个人对望一眼,继续下棋。

    慕修寒和夏沫沫走进来,就看到这一幕,温馨又安静。

    夏沫沫笑着走过去,看了一眼棋盘,两个人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“小宝,你和刘伯慢慢下,我上楼去洗澡了。”夏沫沫不想打扰他们,说完,就转身上楼了。

    “爹地,你别说话。”夏小宝抬起小手,把正要开口的慕修寒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慕修寒看着儿子这架势,看来,也没有他插嘴的份了。

    “行吧,我上楼看会儿文件。”慕修寒知道儿子长大了,有了胜负欲,刘伯又是棋界高手,有他指导,儿子棋艺能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刘伯一开始是不太相信夏小宝可以跟他一较高下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,刘伯一看到夏小宝无所事事,就会手痒,邀他下棋。

    夏小宝又喜欢挑战高难度的事,于是,一老一小,就这么对杠上了。

    谁也不服谁。

    夏沫沫回到房间,取了一套睡衣,走进浴室。

    洗了澡后,夏沫沫吹干了长发,拿出了一张纸。

    她坐在桌前,努力的想着条件,其实,她的条件很少。

    爱情最害怕的就是背判,不忠,夏沫沫也害怕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慕修寒表现高达满分,可岁月太漫长了,太多的夫妻,一开始爱的死去活来,非必此不可,过了几年,就恨不能赶紧分开,永生不见。

    夏沫沫也怕中途散场。

    离婚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离婚后,心里还装着对方,却再也没有未来。夏沫沫沉思了几秒后,低头落笔。

    她只有三个要求,第一个:不爱了,一定要说出来,好聚好散。

    第二个:婚内忠诚彼此,不犯原则错误。

    第三:好好爱孩子,给孩子一个温暖的家。

    至于其它的要求,夏沫沫并没有提出来。

    她把纸合上,放下笔,起身往外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