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路客 > 其他小说 > 斗罗之天羽神龙 > 第七十八章 但我对你不满意
    凌天羽撑着受伤的身体,本以为千仞雪会过来扶一下自己,可却失望地看见千仞雪,就那么在边上站着。

    他心里不舒服的向亭子里的石凳走去,一屁股坐到上面,千仞雪也跟着走了进来,凌天羽以为她会询问自己的伤势,关心一下。

    可谁想千仞雪手中金光一闪,就出现了一张精美的人皮面具,不需要镜子,千仞雪就熟练地将其贴到了自己一脸高傲的圣洁脸上。

    她的模样马上变成了雪清河,身上闪过一层金光,她的长发变短,身形也收缩回去变成了男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千仞雪变回雪清河后没过多久,一个开着武魂的治疗系魂师,就急匆匆地从外面奔了进来,魂环三黄两紫。

    千仞雪之所以变回雪清河,就是为了不想让下人看见她的真实面目。

    虽说她的太子府邸全都是武魂殿的人,但现在还不能暴露她的真实样貌。

    千仞雪变成的雪清河对那个治疗系魂师说道:“快给他治伤。”

    千仞雪的声音也变成了一个男人,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像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治疗系魂师马上领命。

    此时的凌天羽早已经收回了白龙甲,右臂上的衣服已经崩碎,因为要疗伤,所以他没有换新衣服。

    那个治疗系魂师,马上从他腰上挎着的药箱中取出用具,清洗掉凌天羽手臂上的鲜血,然后他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千仞雪看到治疗系魂师停了下来,眉头一皱,不悦的道:“你停下来干嘛?”

    治疗性魂师道:“太子殿下,他手臂上没有伤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千仞雪闻言一愣,转头看向凌天羽被他洗干净的手臂,她从刚才到现在,根本没有去询问过凌天羽的伤怎么样。

    千仞雪马上露出了和那个治疗系魂师一样的神情,只见凌天羽有力的右臂上没有任何伤口,十分白皙光滑。

    凌天羽道:“我身体的自愈速度高,外伤恢复的快,我里面还疼着呢。”

    凌天羽刚才手臂上的确是血肉崩裂,不过伤口并不大,只是数量比较多,导致出血量大,看上去吓人,但伤也是蛮严重的。

    那个治疗系魂师马上放出了自己的魂技,对凌天羽的右臂放了下去。

    几个治疗魂技下来,凌天羽马上感觉到自己手臂,内部的疼痛感很快消失了。

    凌天羽动了动右臂,魂力向右臂运转,没有任何的不适之感,他对那个治疗系魂师道:“多谢你了,我的伤已经好了。”

    千仞雪道:“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告退。”那个治疗系魂师恭敬的退出花园。

    凌天羽从石凳上站起了身,伸手解开自己衣服上的扣子,露出自己宽阔的胸膛。

    头一次见到男性躯体的千仞雪,立即惊声道: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凌天羽被千仞雪的叫声吓了一跳,懵神的看着千仞雪,“我衣服坏了,我不得要换一件吗?”

    说完,凌天羽就快速地脱下了自己的上衣,还有里面贴身的衬衫。

    凌天羽的身材是那种穿衣显瘦,脱衣有肉的身材,身上的肌肉不大不小,又充满了让人赏心悦目的美感。

    结实的腹肌展示着它主人的力量,光滑的后背线条像猎豹一样优美,让头一次看见男性躯体的千仞雪脸红心跳。

    心中的矜持,让千仞雪努力地别过头去,可她又忍不住的转过眼去偷瞄几眼。

    凌天羽敏锐的捕捉到了一边害羞不敢看,一边又好奇偷看的千仞雪,故意放慢了自己从灿彩腰带中拿衣服和穿衣服的速度,把自己阳刚的身体展现在千仞雪面前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吧,凌天羽感觉他跟千仞雪就像是在相亲一样。

    过了一个中午和下午,凌天羽对千仞雪都提不起热情来。

    没办法,现在千仞雪披的是雪清河的脸啊,身材和声音都活脱脱的是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凌天羽的性取向是完全正常的,面对一个男人,他是完全激动不了,哪怕知道千仞雪本身是一个国色天香的大美女。

    而且千仞雪对凌天羽全程都是一副高傲的样子,凌天羽很是不喜欢。

    你对外人高傲,是完全没问题的,可面对自己的未婚夫,还是那种一副高高在上,居高临下的神态,谁会喜欢啊?

    关键的是,千仞雪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。

    虽然这也不能怪她,千仞雪从小就生活在长老殿,千道流和其他六个供奉,把她当宝一样捧在手心里面。

    到了天斗帝国,又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太子,走到哪里都是别人对她恭敬有加、阿谀奉承、前呼后拥,高傲对千仞雪来说,已经是改不掉的习惯了。

    并且千仞雪的外貌呢,因为是天使圣王先出来,所以凌天羽看千仞雪就没有那种惊艳的感觉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千仞雪命人准备了一顿十分丰盛的晚宴。

    两人吃饱喝足,喝了一瓶红酒的千仞雪,脸色红润的道:“你不如就住在我的太子府里吧,我们来往也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已经让萨拉斯的助理给我在武魂殿里面安排住处了。”凌天羽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住你这里还是算了吧,你一直顶着雪清河的脸,我是真的受不了。

    千仞雪目光一凝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凌天羽早就准备好了说辞,立即道:“我跟你现在还什么事都没有呢,直接住到你这里来……就是你懂我的意思吧?”

    千仞雪心思聪慧,疑惑了一瞬后,马上就明白了凌天羽的意思,原来是这样啊,挺要强的嘛。

    凌天羽都已经这么说了,千仞雪也不好让凌天羽强行住她这。

    她从储物魂导器中拿出一块金色的令牌,用魂力托着飘向凌天羽,道:“这是我的太子令牌,你拿着这块令牌,可以随意出入太子府和天斗皇宫。”

    “我假扮雪清河,大部分时间全都在天斗皇宫里面,你要是来皇宫里找我,就先找我的人,让他们带你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千仞雪是用魂力传音对凌天羽说的。

    千仞雪是怕凌天羽初来乍到,不熟悉天斗皇宫,而被有心人看出马脚来。

    “好,我会经常去找你的。”凌天羽伸手接住令牌,看了两眼,就将其收进自己的灿彩腰带中。

    他知道千仞雪假扮雪清河,是个大忙人,肯定没有时间来找他,增加好感度肯定需要他来。

    凌天羽用果汁代酒和千仞雪喝了几杯后,晚宴到了差不多该结束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千仞雪让人把凌天羽送回武魂殿,还是早上那辆没有任何标志的马车。

    凌天羽在马车里伸了一个懒腰,走进天斗武魂殿的大门。

    在门口处,立马有一个武魂殿魂师向他跑了过来,他向凌天羽行了一礼,道:“大人,您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凌天羽顿时疑惑起来,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红大人安排在这里等候您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凌天羽立即明白,这个红大人指的是红娘。

    那个魂师对他身旁的一个人说道:“你快去通知红大人,主教大人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凌天羽问道:“红娘把我的住处安排好了?”

    那个魂师摇头道:“这个属下不知,红大人只是安排属下在这里等候大人,然后通知她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,专门在等凌天羽的红娘,很快在高跟鞋的鞋跟,与地面碰撞的声音中跑了过来,一个红色卷发的妖艳靓影在凌天羽的视线中出现。

    红娘那饱满的酥胸,在浑圆笔直的黑丝长腿的跑动中,晃起一阵波浪,挺翘的臀部与她高挺的胸脯,形成了一个壮阔的S型曲线。

    这把武魂殿中的男性魂师们眼睛都看直了,目不转睛的看着红娘的波涛汹涌。

    “我呸,有什么好看的,这个红娘老是打扮的这么风骚,整天勾引男人,真是恶心。”一个女性魂师看着妩媚放荡的红娘骂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,不就是靠美色爬上了萨拉斯大人的床吗,下贱!”

    “嘘,小声点别被她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被她听见怎么了?萨拉斯大人不是出去了吗?要不是靠卖弄身体,她一个魂王怎么能当得上萨拉斯大人的助理?”

    “不过有一说一啊,红娘的确是我们天斗武魂殿中最漂亮,身材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最浪,最骚吧。”

    周围魂师的对话全都清清楚楚的落入了凌天羽的耳朵里,看来红娘在武魂殿的风评不太好啊。

    不过凌天羽也清楚,这其中也肯定有萨拉斯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工作人员,肯定不敢说萨拉斯的坏话,就把不满和羡慕嫉妒恨,全都甩到了红娘的身上。

    当然,凌天羽也不会认为红娘是什么好女人。

    可下一秒,凌天羽却注意到,听到周围不满和贬低她声音的红娘,眼中流露出了应该有的愤怒和生气。

    还有不应该有的委屈、悲痛,和几分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凌天羽马上奇怪了,看来这事有隐情啊。

    如果红娘是自愿爬上萨拉斯的床,用自己的美色来换取利益,那她绝对不会露出这种神情来。

    难道她是被强迫的?

    凌天羽知道,在原著里面对萨拉斯的描述可不是一个好人,在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开幕的时候,他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,偷摸礼仪小姐的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