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路客 > 都市小说 > 权欲场乔梁 > 第2131章 震惊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阿辉?”阿辉是姜辉老婆平时对姜辉的称呼,这会,姜辉老婆几乎是第一时间听出了丈夫的声音,但看了下号码,又有些不太敢确认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姜辉使劲点头,他和老婆的感情一直都很好,这也是姜辉舍不得离开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“阿辉,你现在在哪?”姜辉老婆急切地问道,声音哽咽起来。

    姜辉刚要回答,看到一旁蔡铭海的脸色,姜辉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,他知道自己但凡说出任何一个不该说的字,蔡铭海立刻就会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深吸口气,姜辉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问道,“家里一切都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,你出事后,家里就不大好。”姜辉老婆答道。

    蔡铭海这时在旁边低声说了一句,“问正事。”

    其实无需蔡铭海提醒,姜辉同样也想知道蔡铭海刚刚是不是在骗他,问道,“那家里的生意都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家里的产业现在都被一家叫青实集团的公司给吞并了,我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到这戛然而止,原来是蔡铭海已经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姜辉见状,顿时急了,“蔡铭海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姜总,你也知道你想知道的答案了,还有必要通话吗?”蔡铭海笑道。

    蔡铭海的电话这时又响了起来,是姜辉老婆打过来的,蔡铭海没有理会,直接挂掉,对姜辉道,“姜总,你也不用急,你如果老实配合我们办案,回头我会安排你跟你老婆见面,届时你们可以慢慢聊。”

    姜辉闻言,沉着脸不吭声。

    蔡铭海也不气馁,接着道,“姜总,刚刚你老婆的话也证实了我没有说谎,那家青实集团,背后的控制人就是黄青山。”

    蔡铭海说着慢慢靠近姜辉,意有所指道,“姜总,黄青山不过是一个外来者,他敢干这事,后面要是没有县里某些领导的支持,你觉得他有这个胆子吗?”

    蔡铭海这话,犹如一道惊雷在姜辉脑海中炸响,刚刚还没想到这一层的姜辉,刹那间脸色剧变。

    “姜总,你是个聪明人,应该明白我说的是什么。”蔡铭海幽幽地说道。

    姜辉脸色变得苍白,他的心里第一次起了波澜,两次被抓,姜辉都没像现在这么恐慌过,但恐慌之外,此刻的姜辉,更多的是愤怒,黄青山为什么敢那样做?背后一定是因为苗培龙的支持,一定是苗培龙!黄青山到松北县来,原本就是倚仗着苗培龙的关系!

    姜辉在心里面念着苗培龙的名字,眼神里充满了怒火。

    王八蛋,老子在里面一个字都没吐,你们却在外面图谋瓜分老子的财产!姜辉咬牙切齿地想着。

    一旁,蔡铭海静静等待着,此刻他虽然看起来很平静,但内心则很紧张,还有些激动,为了这一刻,之前付出了大量的努力,成败在此一举!

    此时,蔡铭海虽然带着期待,但却万万没有想到,今晚这一举会在松北甚至江州官场掀起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姜辉的脸色不停变幻着,很显然,此刻的姜辉,正在做着激列的思想斗争。

    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,姜辉眼里闪过一丝疯狂,老子就算是一辈子坐牢,也要拉你们垫背。

    姜辉咬着压根,心里做出了最后的决定,抬头看着蔡铭海,“蔡局長,我如果都招了,你们能否给我减刑?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减刑,这不是我们决定的,到时要看法院那边如何给你量刑,但你如果积极配合我们办案,我们是会帮你争取量刑轻一点的。”蔡铭海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蔡铭海的话,姜辉眼神闪烁了一下,虽然有些不甘,但姜辉知道这也许已经是最好的结果,心里的愤怒更是促使姜辉下定了决心,咬牙道,“我招。”

    姜辉这话让蔡铭海神色大振,眼里迸出经光,盯着姜辉道,“好,我们一件一件来。”

    一旁,马明更是神色激动地拿出本子,准备做笔录。

    蔡铭海在姜辉对面坐下,从黄红眉的案子说起,“黄红眉死在你的宾馆里,这事跟吴長盛有没有关系?”

    见蔡铭海一上来就问起黄红眉的命案,姜辉脸色微变,但一想到吴長盛已经被抓了,就连其父亲吴江也已经被省纪律部门给带走了,吴家对他而言已经靠不上,更没有一点价值,他现在也完全没必要替吴家隐瞒什么,倒不如主动招了,为自己日后争取减刑的机会。

    心里想着,姜辉便点头道,“没错,黄红眉的死并不是意外,而是吴長盛失手杀的,吴長盛那小子有吸那玩意的习惯,那天他吸完后想找女人,黄红眉就被安排进了他房间,但黄红眉可能不配合,惹恼了吴長盛,再加上那天吴長盛吸过头了,人有点癫狂,就失手将黄红眉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黄红眉是你让人安排进吴長盛房间的吗?”蔡铭海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这不是我安排的,是下面的人擅自主张做的。”姜辉矢口否认。

    蔡铭海闻言深深看了姜辉一眼,姜辉这话不一定是实话,对方有可能是避重就轻,但这些不重要,后面有办法查证,重要的是,黄红眉的案子,终于有了突破性的进展,可以尘埃落定了。

    这会,蔡铭海也不跟姜辉纠缠这些细节,继续道,“那黄红眉的案子发生后,有人帮他把事发现场伪造成自杀坠河,并且毁坏了宾馆的全部监控记录,这些总跟你脱不开关系吧?”

    “蔡局長,这事我的确是帮了吴長盛一点忙,但我也是被逼的,你想想,那吴長盛是吴江的公子,吴江在咱们松北的地位你也清楚,那会吴江还没出事,人家是东铝集团的董事長,你说我敢得罪他吗?”姜辉目光躲闪,可怜兮兮地说道,“吴江权大势大,吴長盛拿他老子的权势来压我,我就一个小商人,哪敢得罪他,不得已只好帮他掩盖一些犯罪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姜总要只是一个小商人,那咱们松北岂不都是干小本买卖的?”蔡铭海讽刺道。

    “蔡局長,您别这么说,我可承担不起,我也就是干点小生意糊口。”姜辉干笑道。

    “姜总,我看你是谦虚了。”蔡铭海挑了挑眉头,不想和姜辉浪费口水,摆手道,“行了,我们就不说这些没用的了,咱们继续下一个案子。”

    蔡铭海盯着姜辉,接着问道,“刘良的案子,和你有没有关系?”

    “绝对和我没关系。”姜辉断然摇头,道,“这事是黄青山干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县大院,乔梁办公室。

    乔梁刚结束了和章宏华的谈话,这会正在和吕倩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死鬼,你说,想不想我?”吕倩道。

    乔梁眉头微皱,“我为什么要想你?”

    “靠——”吕倩气坏了,要是乔梁这会儿在她跟前,她肯定忍不住一个小拳拳打上去了,可惜现在距离太远,够不着。

    “乔梁,你个没良心的死鬼,竟然敢不想老娘,我看你是活腻歪了!”吕倩气愤道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乔梁叹了口气,“我明明是活人,你整天一口一个死鬼,这要是我妈听到,肯定很生气,我妈一生气,后果可是很严重……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吕倩一下没话说了,擦,乔梁妈妈那可是不能惹的,乔妈妈一生气,后果当然很严重。

    咋办?这死鬼不能叫了?吕倩有些犹豫,自己好喜欢叫乔梁死鬼啊,叫顺嘴了,越叫越顺溜,不行,还是要继续叫,只是在乔梁爸妈跟前要注意,不能让他们听到。

    “死鬼,你少拿你的妈妈吓唬我,老娘不怕!”吕倩底气十足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怕,到时候你就怕了。”乔梁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吕倩道。

    “不告诉你。”乔梁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必须告诉老娘。”吕倩道。

    乔梁哼了一声,“还有啊,你年纪轻轻一小丫头,整天一口一个老娘,要是让你娘知道,还不气死啊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管呢,反正我又不在我妈跟前这么自称。”吕倩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的意思,你这老娘是专门对我来的?”乔梁一咧嘴。

    “对,对对。”吕倩一乐。

    乔梁皱起眉头:“你在我跟前自称老娘,那我自称啥?老爹?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吕倩忍不住大笑起来,“行啊,我自称老娘,你自称老爹,一个老娘一个老爹,咱两口子可真对付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呸!谁跟你两口子?”乔梁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吕倩眉头一皱,“你小子不听话?”

    “嗯,不听话。”乔梁道。

    “不怕我揍你?”吕倩道。

    “怕!”乔梁道。

    “怕你为啥还不听话?”吕倩道。

    乔梁嘿嘿一笑,“因为你够不着,有种你来打我啊?”

    “擦——”吕倩一跺脚,死鬼今天很猖狂啊,似乎这小子好久没这么嚣张了。後續快睹,搜維幸弓钟呺,由“楚骆完”拼音首字母加数字零零零七二四组成。接着吕倩气哼哼道,“乔梁,你小子给老娘等着,改天见了面,老娘一定狠狠收拾你,把你屁股打成两半……哦不对,死鬼屁股本来就是两半,老娘要给你打成三半……哦不对,三半怎么打呢?啥样的是三半呢……”

    乔梁听得忍不住笑起来,接着挂了电话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