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路客 > 都市小说 > 都市风云乔梁全文免费阅读 > 第2129章 汇报
    乔梁边品味書里的观点,边联系着自己的经历和正在面对的现实,又想到廖谷锋、安哲和李有为平日对自己的谆谆教导。

    身边有这么几位关心爱护自己的领导和前辈,乔梁自觉是幸运的,这种幸运不是人人都可以遇到,或许有些幸运是命中注定的,是上天在眷顾自己。

    如此想着,乔梁放下書,点燃一支香烟,深深吸了几口,站起来走到窗口,久久遥望凝望着西北方向的天空,心潮起伏……

    安哲现在西北省担任组织部長,对于安哲之前从江东省调任西北省得到重用,乔梁隐隐有过一些猜测,觉得这其中似乎有一定的玄机,似乎这是廖谷锋深谋远虑的一步棋,但这步棋到底蕴含着什么,乔梁却又感觉很模糊,不知道这步棋和江东有没有什么牵扯和关联,不知安哲下一步又会走向哪里。

    在这种模糊中,乔梁下意识又感到了自己经历的简单和认识的浅薄,经历决定阅历,阅历成就思想,自己目前的经历决定了阅历不会深厚,更谈不上有什么深邃的思想。在这方面,自己和廖谷锋安哲实在差地太远。

    还有廖谷锋,之前就耳闻他有可能要更上一层楼,但现在还没有明确,不知道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变数,毕竟在体制内,人事安排是最敏感最变化莫测最难以琢磨的,特别是到了廖谷锋那个层面。

    对廖谷锋,乔梁一直是从内心深处仰视的,这种仰视甚至到了膜拜崇拜的程度,他觉得廖谷锋实在是个高深莫测的大领导,而且廖谷锋不论做事还是做人,都是出类拔萃充满智慧的,他浑身充满正义正气,廉洁奉公,心系百姓,这样的好领导理应继续进步。

    是的,好人应该得到好报。如此想着,乔梁暗暗为廖谷锋祈祷祝福……

    时间一晃到了傍晚,章宏华想到乔梁中午的话,赶在傍晚下班前,匆匆来到了乔梁办公室。

    乔梁看到章宏华进来,眼里闪过一丝异色,他还以为章宏华要硬杠到底了,没想到他竟然过来了。

    随即乔梁又暗暗点头,人都是有弱点的,章宏华也不例外,他之前虽然表现地强硬,但既然有把柄捏在自己手里,那些表现也不过是外强中干而已。

    乔梁坐在办公桌前,身体往椅背一靠,不动声色地看着章宏华,手指轻轻敲着桌面,眼神里带着几分玩味。

    “章副县長,你来了。”乔梁神色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嗯,是的,乔县長,我来了。”章宏华的声音听起来貌似也很平静。

    乔梁轻笑一声:“既然来了,请进——”

    说着,乔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章宏华走进来,随手带上门。

    章宏华这个看似正常的动作,让乔梁意味到了什么,他不由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章宏华走到乔梁办公桌前,乔梁指了指对过的椅子,“章副县長,请坐——”

    章宏华看了看椅子,却没有坐,就那么站着。

    “章副县長不用客气,坐啊。”乔梁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想我还是站着的好。”章宏华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乔梁笑起来,“章副县長,我坐着你站着,我们如此交谈,你不觉得自己有些居高临下吗?”

    “这话是乔县長说的,对乔县長,我从来不敢居高临下。”章宏华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从来不敢?”乔梁又笑起来,“章副县長说的可是心里话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章宏华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章副县長,你的话,你以为我会相信吗?”乔梁道。

    章宏华神色有些尴尬,“乔县長信不信,那是你的事,反正我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,好。”乔梁点点头,手指轻轻敲了几下桌面,“既然章副县長这么说,那么看来,我是应该相信的了,不然似乎显得我有些不识抬举,好吧,那我就信了。”

    乔梁这话带有明显调侃的意味,显然是在讽刺章宏华。

    章宏华看着乔梁,脸上带着些许屈辱的神色,开口道,“乔县長,说正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说吧。”乔梁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章宏华咬了咬牙,道,“乔县長,按照你的意思,县局的那个申请资金的报告,如果我签字了,我妹妹的案子,你能不能高抬贵手?”

    “章副县長,你不仅要签字,还要送去给苗書记签字。”乔梁看着章宏华,笑呵呵道。

    章宏华听到这话,脸色变了变,但他也清楚,如果他想让乔梁放他妹妹一马,乔梁提的这个条件并不过分。

    咬了咬牙,章宏华道,“乔县長,这我可以答应你,那我妹妹的案子呢?”

    “你妹妹的案子,我只能说可以帮她争取宽大处理。”乔梁说道。

    “乔县長,你这是耍我呢?”章宏华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是在耍你吗?”乔梁看着章宏华,“你妹妹的案子严不严重,你自个应该心里有数,我要帮她说话,也是得冒着风险的。”

    章宏华一下语塞,他不知道乔梁这话是不是唬他,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,妹妹章婕的情况章宏华是很清楚的,只会比县检那边查到的更严重。

    章宏华沉默了,仿佛在做着什么艰难的决定,面现犹豫之色。

    乔梁看着章宏华的反应也不急,静静地等着对方开口。

    不过接下来章宏华的话却是让乔梁吃了一惊,只听章宏华道,“乔县長,如果我辞去副县長的职务,能换得我妹妹平安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乔梁不可思议地看着章宏华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主动辞去常务副县長的职务。”章宏华再次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你不是开玩笑?”乔梁盯着章宏华,他委实没想到章宏华竟然会提出这个条件,这着实是让乔梁大为意外。

    “乔县長,我是认真的。”章宏华此刻反倒显得十分平静。

    乔梁若有所思地盯着章宏华,突然间有些明白过来,章宏华牵涉到其妹妹章婕的案子,恐怕比他想象的还严重,而章宏华看似为其妹妹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,其实也存在着一种可能,那就是章宏华想利用这个机会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如果乔梁的猜测是对的,不得不说,章宏华不是一般的狡猾,不过话说回来,乔梁也佩服章宏华的魄力和决心,毕竟享受过权力的人,才更会迷恋手中的权力,不是谁都能说放弃就放弃的。

    乔梁在揣测着章宏华的想法,章宏华同样在等着乔梁的回应,他不知道乔梁猜出了他的想法,不过就算乔梁猜出来了,章宏华也无所谓,他的确是萌生了退意,一来是因为苗培龙的态度让他心灰意冷,二来他的问题也不小,如果妹妹章婕的案子继续查下去,拔出萝卜带出泥,他最后也跑不了,所以章宏华想在这个时候全身而退,这也是他权衡利弊后做出的艰难决定。

    乔梁琢磨了一会,看着章宏华,“你觉得苗書记能同意你辞职?”

    乔梁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他知道苗培龙和章宏华的私人关系十分密切。後續快睹,搜維幸弓钟呺,由“楚骆完”拼音首字母加数字零零零七二四组成。章宏华能走到今天这个位置,几乎都是得益于苗培龙的栽培和扶助,苗培龙之所以要扶持章宏华担任常务副县長,一来是要更加紧密拢住章宏华,二来是要章宏华利用担任自己副手的便利牢牢牵制监视自己,现在章宏华如果要辞职,这肯定是不乐意不愿意看到的结果,他岂能轻易放弃自己的布局,岂能轻易让章宏华一辞了之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章宏华在担任委办主任期间,对苗培龙的一些事肯定知道不少,甚至有些事是直接参与的,也就是说,在某种角度和程度上,苗培龙和章宏华的利益是紧紧捆幫在一起的,如果章宏华一旦被迫辞职,苗培龙肯定会有所担心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会自己搞定,您不必操心。”章宏华看了看乔梁,反问道,“我刚才提的条件,不知道乔县長考虑得如何?”

    乔梁听了,道,“章副县長,你是把纪律当儿戏,把组织任命你的职务当成个人交易的筹码吗?”

    “乔县長,我可没那么说。”章宏华脸色一变,当即否认道,即便他确实是这个意思,也不可能承认。

    不过从乔梁的话里,章宏华隐约明白了乔梁的态度,脸色有些难看道,“乔县長,老话说的好,得饶人处且饶人,您别太咄咄逼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章副县長怎么不说你的妹妹别伸手?伸手必被抓,作为一名领导干部,端上了国家给的这碗饭碗,就要有为人民服务的觉悟,只想着用自己的权力为个人谋私利,贪赃枉法,损公肥私,早晚会出事。”乔梁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章宏华一下语塞,乔梁这话让他无从反驳。

    乔梁看了章宏华一眼,意味深長道,“章副县長要是觉得自己不胜任目前的职位,想主动辞职的话,我也是同意的,日后如果真出了什么事,我会酌情替你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乔梁这话,章宏华一下怔住,他明白乔梁的暗示,但他并不甘心只得到这个结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