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路客 > 玄幻小说 > 史上最强炼气期免费 >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白无涯
    圣院将道空救走的手段很奇特,否则方羽应该能把人留下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第一个疑点也就能从道空的嘴里撬出来了。

    但目前的情况,两个疑点都还无法得到解答。

    “圣院……”

    方羽从口袋中取出休桃给他的那枚玉戒,再次观察起来。

    休桃没理由在死之前,玩这么一个无聊的把戏。

    那么,假设这枚戒指就是圣院的通行证,要如何激活呢?

    休桃临死前说过,他已经失去了前往圣院的资格。

    但方羽从未进去过,理论上是有机会进去的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机会无法进去。

    但无论结果如何,总该有个考验或是表示吧?

    而这个玉戒,从方羽拿到手中就没出现过任何的变化。

    没有特殊的气息,也没有任何温度。

    看起来,就是一枚普通的玉戒。

    “先前那个门内传出了声音,说我没有得到圣院的承认。”方羽眉头紧皱,思索道,“难道圣院对我的考核,已经在暗中发生过,而我没察觉到?”

    这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毕竟最近一个多月,方羽的状态非常不佳,一直就待在后山,承受着魂灵和肉身的双重疼痛。

    “要是得不到承认,我岂不是永远无法进入圣院?”方羽眉头紧锁,把玩着手中的玉戒。

    但如果圣院这个地方真的存在,又岂会找不到进入的方法?

    “等我恢复好了,这枚所谓的通行证再不发挥作用,我就想办法把你们圣院的门轰开。”方羽将玉戒塞回到口袋中,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欧阳家族所在的别墅区,是一个新建的别墅区。

    周围虽然也有不少建好的别墅,但是入住的人不多。

    当然,道空与怀虚,与方羽交手的动静还是太大,还是有不少人亲眼看到了地面崩陷,云层扩散的景象。

    这件事,自然很快就传来出去。

    北都新贵,欧阳家没了!

    欧阳家族的大宅,化作一片废墟!

    而这件事,就发生在欧阳修远父子离开白家之后不久!

    舆论立即就把这两件事关联起来。

    同时,苏长歌在白家门口杀死王明通这个消息,也成为了舆论的焦点。

    很多人把这一系列的事情联系了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天,又有传言流出,表示对欧阳家动手的人,正是武道协会的怀虚!

    圣榜第二的怀虚!

    欧阳修远父子被怀虚抓走,而欧阳家族的其他人……则是全灭!

    舆论不断发酵。

    到了后面,话题的焦点……又回到了方羽的身上!

    因为无论是苏长歌,还是怀虚……都与方羽有密切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方羽目前无法离开大宅,就让他身边的人动手……这是要给北都武道界一个下马威啊!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这样,否则很难解释王家和欧阳家的遭遇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也太嚣张了……人都重伤了,还要作威作福?”

    舆论一直在发酵。

    当然,大多数人也就附和着骂几句。

    欧阳家倒得如此之快,还是让他们内心感到恐惧的。

    现在,这些人就希望有强大的势力能够站出来,把方羽这个扰乱平衡的恶人给彻底解决掉。

    否则,整个武道界都不能安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家。

    白横川急匆匆地走到后院。

    这里建着好几个密室,皆是给家族内需要闭关的人使用的。

    白横川走到最深处的密室的门口,犹豫片刻,还是轻轻敲了敲密室的石门。

    等待了数秒,里面才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轰隆……”

    石门缓缓拉开。

    白横川神情无比恭敬,走入到密室内,直接跪下磕头,说道:“太爷爷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白横川的身前,有一道漂浮在空中,维持打坐姿态的老者。

    老者一头白发,脸上布满皱纹,但身体看起来很健壮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,正散发出一缕一缕的青气,在他的身体周围旋绕。

    “北都有一个人,名为方羽。”白横川不敢抬头,说道,“此人之前就已大闹北都,把世家界,宗门界弄得一团糟。”

    “说重点。”老者闭着眼睛,开口道。

    白横川浑身一震,立即说道:“昨日,此人的手下代表他来参加我们白家的宴席,在大门处把王家的一名家主,已经两名手下杀了……之后,此人的好友怀虚,又把欧阳家族给灭了,还把欧阳修远父子都给抓走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下,直接伤害了我们白家两个潜在盟友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想,这个方羽是不是故意这么做的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“我只指定了王家作为盟友,其他家族,与白家何干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白横川脸色一变,不敢多言。

    欧阳家族,确实是他自作聪明想要交好的一个家族。

    “此事交给王家,他们必然会有动作。”老者说道。

    “太爷爷……为何您如此信任王家?我们白家之前,其实跟王家没太多交集……”白横川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老者仍闭着眼,淡淡地说道:“因为,我有个朋友已经站在王家背后了。我信任的是这位老朋友,而不是王家。”

    白横川眼神微变,本还想继续询问,但最终还是没敢开口。

    “太爷爷,还有一件事……您让我们去找寻的那位失踪许久的后生,我们已经找回来了。”白横川说道。

    “找回来了?”老者睁开双眼,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他目前就在白家,需要带他来见您吗?”白横川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老者答道。

    白横川抬起头,看到老者睁开的双眼以及脸上露出的淡淡笑意,内心震惊。

    自一个月前,这位太爷爷回归白家之后,还是第一次见到他露出笑容!

    那个失踪许久的后生,到底是什么人?为何能引起太爷爷的情绪波动?

    抱着这个疑惑,白横川退出了密室。

    过了几分钟,他带着一个服饰有些破烂的年轻男人,回到了密室。

    “太爷爷,这位就是您要找的后生,白然。”白横川立即跪下,恭敬地说道。

    白然站在原地,看着面前悬浮在空中的老者,眉头蹙起,眼神疑惑。

    “还不跪下!?”白横川抬起头,训斥道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老者开口道,“你且退去,我要与他单独交谈。”

    白横川脸色一变,随即磕了一下头,起身离开了密室。

    “轰隆……”

    密室的石门,缓缓关上。

    白横川站在密室门前,脸色变幻不定。

    那个白然只不过是一个旁系后生,还脱离白家十几二十年……太爷爷对他的态度为何截然不同!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密室内。

    白然打量着面前的老者,眼神中满是疑惑。

    他从不记得,家族中还有这么一个老者。

    听白横川的说法,这人辈分还很高?

    太爷爷?

    完全没有印象。

    “白然,为何离开家族这么多年?”老者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白然微微眯眼,如实答道:“被人暗算,并且长期囚禁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老者眼神微动,微笑道,“那你是如何重获自由的?”

    “恩人相救。”白然言简意赅地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好事。”老者轻轻颔首,说道,“磨难,是成大能者必经之路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觉得是好事,你无法理解我的痛苦!如果不是遇到恩人,我这辈子就要这么耻辱的结束了。”白然语气有些冰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对于那段黑暗的经历,他根本不愿意美化它。

    老者抬手托着下巴,面带笑意地看着白然,就像在看着什么杰出的艺术品一般。

    这种眼神,让白然感到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自从与方羽告别之后,白然就在炎夏各地进行历练,从未想过回到白家。

    他作为旁系,在白家遭受直系的冷落和针对,一直过得不愉快。

    后来被暗算,被困二十年,正好给了他脱离白家的理由。

    可没想,最近白家却派出大量人手,把他找了回来。

    一回来,就让他见眼前这个奇怪的老头。

    他明明没见过这老头,这老头却露出一副慈爱的模样,让他很费解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来,到底想要说什么?”白然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助你成仙”老者眯着眼,说道。

    白然愣了一下,随即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成仙!?

    这么遥远的事情,他做梦都没想过!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你到底是谁!?”白然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白无涯。”老者微笑道,“而你……是我的直系后代。比起白横川,你更应该称呼我为太爷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