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路客 > 玄幻小说 > 史上最强炼气期免费 > 第四百三十六章 那个炼气期的男人
    击败武圣陈洛的方羽,竟然只有先天境的修为?

    这也太荒谬了!

    先不说其他的,光是先天境与武圣境之间就已差了三个大境界!

    在武道一途中,一个大境界的差距已是鸿沟。

    三个大境界……恐怕就是地球到月球的距离了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想,先天境对上武圣境,都没有一丝的胜算。

    放眼整个人类历史,也找不到类似的案例!

    “肯定搞错了!方羽不可能只有先天境!”

    “但说这句话的人可是窥天局啊!他们的情报可从来不会出错!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……难道你真的认为先天境能够击败武圣境?这两者根本不是一个维度的存在吧?”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华夏武道界,都在热议方羽的修为问题。

    绝大部分人都认为,窥天局在这一个情报上出现了错误。

    一部分京城的武者,直接来到窥天局,再次询问。

    “方羽的修为,的确只有先天境。至于他如何击败武圣境的陈洛,这不是我们的工作范畴,我们也不清楚。”窥天局的工作人员,再次回应道。

    窥天局连续两次的发言,基本坐实方羽的境界,就在先天境!

    众人仍然觉得不可思议,但窥天局的底蕴和威严,又让他们不得不相信。

    先天境武者击败武圣境强者,说起来就如同神话故事一般极具传奇性,虚无缥缈。

    但这却是今天发生在淮北的现实!

    不少人后悔今天没有去一趟淮北,亲眼见证这个场面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京城,一座占地面积极大的庄园内。

    一个种满瓜果蔬菜的园子里,一名老者正弯着腰,手中拿着浇水壶,给地面上的植物浇水。

    一道倩影站在他的身后,静静地看着老者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方羽应该就是学爷爷的吧?这么喜欢捣鼓这类东西。”

    秦以沫看着秦无道专注的神情,心想道。

    秦无道把最后一块地浇水后,站直身体,转身看向秦以沫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爷爷,方羽……”秦以沫正开口。

    秦无道摆了摆手,笑道:“我已经知道了,把淮北陈家那个妖孽小子杀了嘛。”

    秦以沫点头,而后蹙眉问道:“爷爷,你觉得方羽为什么要这么做?他现在把整个华夏武道界的目光都吸引过去,对于他来说只有坏处没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秦无道背着手,仰头看向天空,说道:“我没办法猜测他的心思。但我之前说过,他做任何事都是正确的。”

    秦以沫黛眉紧蹙,说道:“爷爷,我不觉得这个世界上存在不会做错事的人。即便是历史上的伟人,也会有犯错的时刻。方羽只是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理解我的意思。”秦无道苍老的面容上露出一丝笑意,停顿了一会儿,说道,“一件事情要评判对错,看的是事件产生的后果。如果后果是好的,这件事就是正确的。后果是不好的,那么这件事就是错误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句话的意思是,方羽有能力承担所有的后果,所以他做任何事都是正确的。”

    秦以沫美眸里闪烁着疑惑。

    秦无道的话固然有些道理,但并不全对,其中甚至蕴含着盲目的崇拜。

    秦以沫一直觉得爷爷是一个极其睿智的老者,他说的话和做的事,都无比正确。

    但在方羽这一点上,秦无道的说法总是略显极端,这让她感觉很奇怪。

    方羽跟爷爷到底有什么交情?

    他们两人的年龄跨越三代,是什么让爷爷对方羽如此的信赖?

    这个问题埋在秦以沫心中已经很久,但她每次问出来,秦无道都不会正面回答。

    “方羽那边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。”秦无道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,谁关心他了!我是关心秦朗,现在秦朗也被你派到他的身边了,我怕秦朗受到牵连……”秦以沫脸蛋泛起红晕,急声道。

    秦无道笑眯眯地看着秦以沫,说道:“你要是关心秦朗,大可直接给他打电话,何必来问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还有别的事情想要找爷爷你商量!”秦以沫咬了咬红唇,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什么事?”秦无道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想离开京城。”秦以沫注意着秦无道的神情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秦无道立即摇头,说道:“不行,现在正是最危险的时候。在敌对势力的情况还没摸清楚之前,我不会让你离开家中半步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我在家里什么也做不了!我现在离开,还能把对方引出来……”秦以沫焦急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又想用引蛇出洞这一招?上次九龙岛就险些出事,不可能再让你尝试。”秦无道断然说道。

    秦以沫急得脸色发白,还想说话。

    秦无道抬起手,制止了她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。”

    秦以沫见秦无道态度坚决,只能泄气一般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是一个比拼耐心的时刻。对方的耐心快被消磨殆尽了。我们只需等待,莫要心急。”秦无道缓步走出园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部地区,文安市边界的原始山区。

    由于此地人迹罕至,没人会发现,群山之中,出现了不少石制的建筑。

    这些建筑很精致,但风格并不现代,更像是古时建筑的风格。

    在这些建筑当中,最大的一座还未彻底建好,一堆碎石堆积在大门旁边。

    在这座建筑之内的大厅,一名紫袍男人,正打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双眼紧闭,双手置于身前。

    一道又一道的紫色火焰,缠绕在他身体的周边。

    火光散落在大厅的各个角落,整座建筑内部的温度都因为这些紫焰而变得相当之高。

    而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,更是强横无比,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男人面前不远处,突然亮起一道光芒。

    光芒迅速扩大成人形大小。

    随后,一个男人的身影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没有头发,留着络腮胡,气质粗犷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满头大汗,神色紧张而恐惧。

    他看到面前打坐的男人,快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!我有要紧的事情禀报!”光头男人大声道。

    江岛睁开双眼,眼中浮现骇人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黑绝师弟,怎么了?”江岛开口问道,缠绕在身体周边的紫焰瞬间散去。

    “我,我刚收到一个消息……”黑绝脸色苍白,咽了口唾沫,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看到黑绝如此惊慌的模样,江岛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如今的华夏武道界,还有什么事情能威胁到他们?

    “你镇静一点,到底什么事!?”江岛站起身来,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昨天,淮北发生了一件震动华夏的大事!一位名为陈洛的武圣境强者,被一位先天境的年轻人打败了!”黑绝的光头上,汗水一滴一滴地滑落,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出现了颤抖。

    看到他这副模样,江岛的眉头越皱越深。

    黑绝在这群师弟师妹中,胆魄算是大的。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事,让他吓成这副模样?

    “先天境战胜武圣境……相当于炼气期战胜元婴期,跨越数个境界,确实令人惊讶……”江岛缓声道。

    “重点不是这个!重点是,这个炼气期的男人的名字,叫做……”说到这里,黑绝突然停下,喉咙蠕动,却发不出声音!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这个名字是梦魇,是他这一辈子最惧怕的存在!

    “名字叫什么!?”江岛已经联想到某个人,脸色微微发白。

    “他,他……他叫做方羽!”黑绝鼓起勇气,说出了这个名字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江岛双脚一软,一时间竟站立不稳,摔坐在地上!